科学家走进中小学做科普,他们都讲了啥?
时间:2019-11-06 15:09:00

《北京新闻快报》(记者张璐)“学生们要上地理课了!今天我用植被作为介绍,告诉你如何学好地理。”近日,78岁的森林生态学家赵世东来到北京中关村中学,给初一的学生们做了一个关于“中国植被的类型、分布和保护”的讲座。同时,他还开设了“科学,你好”科学课。

《新京报》记者从中国科学院科学教育联盟获悉,“科学,你好”科学班是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和中国科学院成立70周年而举办的公益活动。9月至10月,来自中国科学院各个领域的专家和一批平均年龄为68岁的中国科学院高级科学家将进入学校,为中小学生带来科普报告,涵盖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学、地理学、生物学、电子信息等多学科领域。通过通俗有趣的科学内容,激发年轻人的科学梦想,培养他们坚持不懈的科学精神。

该活动计划在北京、南京、成都和内蒙古库伦旗同时开展,惠及16所中小学。它不仅给一线城市的学生带来了科教知识,还依靠中国科学院科普资源的优势来辅助科教。

学生对天文学有很高的热情

外星人到过地球吗?我们应该处理他们吗?在芳草地国际学校元阳小学,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的何向涛教授以题为“寻找另一个地球和外星人”的讲座回答了这些问题。

天文学绝对是科普中的热门学科。那天全班都满了。学生们在科学家的指导下集中精力探索宇宙的秘密。当向涛发布几张不明飞行物的照片时,小学生们的“哇”声不断冒出来。每个人都兴高采烈,一谈到我,就经常谈论教授传授的知识。

“我认为每个人都很热情。让我们多谈一谈。”一小时的讲座很快就结束了。看着孩子们未完成的外表,他向涛建立了一个“小厨房”来分享半人马比邻星和质子火箭的知识。

在讲座后的互动环节中,学生们还热情地提出了许多关于“大脑开放”的问题。尽管他向涛的声音在整个课堂上被孩子们的讨论“淹没”了几次,但他说孩子们积极起来实际上是件好事。他们的讨论表明他们正在思考并且对知识有强烈的渴望。

“让科学家给小学生讲课,这种方式很新颖,很受老师和同学的欢迎。由于场地的大小,今天只有四个班级的学生来了。我们计划下周播放一段演讲视频,这样孩子们就能感受到科学家教学的魅力。”芳草地国际学校元阳小学天文教师陈静表示,该校有自己的天文校本课程,但何教授拥有更丰富的教学资源。ppt中一些精心挑选的图片和视频是用专业仪器拍摄的,没有在互联网上看到过。“我一路听讲座。他的教学角度和理解远见让我思考了很多。天文学知识的时效性非常重要。我还将在今后的教学中引入一些更先进的知识。”陈静说。

“这一课给了我很多知识。例如,在地球附近的行星中,火星可能是最适合人类生存的行星。”学生张佳莹说,这次讲座激发了她学习天文学的热情,并希望她将来能用双筒望远镜观察更多的天体。

在芳草地国际学校元阳小学,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的何向涛教授作了题为“寻找另一个地球和外星人”的讲座。摄影/新京报记者吴宁

这位78岁的科学家就科学精神发表了一篇完整的演讲。

在这项活动中,许多专家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他们来自22岁的科学家科普演讲小组。据代表团团长白武明介绍,该小组有62名成员,平均年龄为68岁。最老的成员是天文学家李静,92岁,90岁时仍在发表演讲。成员中有来自英国的教授,他们的中文说得非常流利,因为他们一年到头都住在中国。

每年,老科学家都会到全国各地面对面地做科普工作。他们的“观众”不仅包括学生,还包括居民、公务员和解放军战士。“我们每年可以发表3600份报告,去年发表演讲最多的成员发表了230多份报告。全国有2800多个县,我们去过1800多个。”谈到老科学家在科普方面的足迹,白武明知道他们的一切。

尽管这位老科学家已经老了,但他仍然非常敬业。在北京中关村中学,78岁的森林生态学家赵世东一路站起来,用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带领同学们从东向西“游览”中国。“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转移太多的具体知识。我更关心的是提高他们的兴趣,激励孩子们热爱自然,多学习。”

78岁的森林生态学家赵世东来到北京中关村中学,站了一个多小时与学生们交谈。摄影/北京新闻记者张璐

为了更好地与中小学生交流,赵世东特别熟悉中小学教科书。“我和小学科学和中学地理有些关系,我孙子也在这个年龄,所以我会先和他谈谈一切,看看他是否能理解和不感兴趣。”赵世东说,他仍然需要使用孩子们熟悉的语言来传达信息。他不应该使用太多的学术术语,比如给研究生上课。

担心只谈论植被,学生会发现它无聊和单调。赵世东还介绍了动物知识,因为孩子们对动物更感兴趣。“当时,由于过度砍伐,阔叶红松林的面积大大减少,东北虎和远东豹没有栖息地,都去了俄罗斯。现在我们国家非常重视自然保护,老虎和豹子已经回家了。”他告诉他的同学,中国也建了东北老虎和豹子国家公园。

同时,赵世东还向孩子们讲述了科学家的精神。“当我的老师和著名的林务员王展先生发现水杉时,我也告诉孩子们这些过程,这样他们就能理解所有的成就都应该从一步开始。”他告诉孩子们,为了学好地理,他们应该多读些地图。"地图应该挂在墙上,而不是明星海报上。"

何向涛还精心准备了一系列课件,跟上最新的天文话题,如基于流行科幻电影的《地球为什么会漂移》和《星际穿越能够实现吗?“霍金和黑洞”等等。为了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他请研究生帮助他,并收集了大量的图片资料。“现在孩子们课外阅读更多,知识面更广。他们都知道我许多问题的答案。因此,我也会注意更新课件的内容,让他们了解天文学的最新发展和发现。

对话:核物理专家陈贺能

"科普需要科学思维和科学方法."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科学家进入中小学从事科普工作?

陈贺能:目前的教育体制使得教师更加注重灌输书本知识,做更多的练习,有些人忽视了方法的培养。科学方法对年轻人未来的创新是不可或缺的。科学家普及科学不仅需要知识,还需要方法,这样孩子们才能理解科学家是如何工作的,理解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并鼓励他们像科学家一样仔细观察世界和大胆想象。我举了许多例子。弗莱明发现青霉素和达尔文提出自然选择离不开仔细观察和深入思考。

新京报:在这次活动中,你去了哪所学校?

陈贺能:这次我去了河北省保定市中关村第四中学和龙泉观学校。龙泉观学校位于县城。学生获得科学知识的渠道很少。我谈了两个小时,更多的是关于科学家现在正在做什么,问问题并引发他们的思考。例如,人口学家说,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达到97亿。有足够的食物吗?我会告诉他们袁隆平正在研究海米(耐盐大米),并告诉他们科学在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方面有多重要。孩子们的反应还不错。

新京报:你是如何准备课件的?

陈贺能:我现在退休了。我有更多的时间。我将浏览大量的科学期刊,并从论文中选择一些适合科普的例子。例如,为什么科学家在这个领域有研究,他是如何做的,研究的意义是什么?

新京报:你对科普有什么建议吗?

陈贺能:科普非常重要。它可以提高中国人的基本素养。近年来,科普形势越来越好。公众可以通过书籍和媒体获得尖端科学知识。我们这些从事科学技术工作的人也有必要面对面地去科普,分享科学思想。

目前,大城市的孩子视野更广,知识面更广。县城和农村地区的儿童在这方面稍有欠缺。我建议加大努力在偏远地区普及科学。此外,我建议更多地向公务员普及科普,让他们了解5g的发展等尖端科学知识,从而做出更好的决策,帮助城市发展,为人民服务。

新京报记者张璐与记者吴宁·陈超合作

编辑范一静校对李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