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梅森和伊万里——东西方瓷业文化的碰撞与交融
时间:2019-11-02 18:23:31

景德镇、梅森和伊玛里过去是亚欧两大洲的三个城镇。他们原本是不相关的不同地区。景德镇位于中国江西省浮梁县,伊玛瑞位于日本九州佐贺县,梅森位于德国萨克森。他们各自的历史、文化和风俗是不同的,但是瓷器把这三个小镇聚集在一起,在不同的文化之间创造了碰撞和交流,激发了艺术火花。历史上,景德镇、梅森和伊万里制作了许多具有自己民族文化特色的瓷器,也创造了具有不同文化特色的具有异国风情的瓷器,为人类做出了重要贡献。在这里,我想简单介绍一下这三个地方的历史和瓷器及相关情况。

景德镇、梅森和伊玛里

景德镇位于江西省,是宋元时期重要的瓷器产地。当地的青花釉、元青花釉和蛋白釉瓷器都是著名的产品。明清时期,景德镇成为烧制皇家瓷器的基地,大量精美的产品进宫。晚明以后,景德镇民窑瓷器出口到亚洲,甚至欧美。景德镇已经成为世界闻名的中国瓷都。

梅森是萨克森的一个小镇。它的最初发展与一位重要的政治人物密切相关。萨克森选帝侯和1694年至1733年在位的波兰国王奥古斯都二世(King Augustus II)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喜欢中国和日本瓷器,他通过荷兰东印度公司大量购买这些瓷器。他还用600名撒克逊卫兵向普鲁士交换了151件中国瓷器。他曾经收集了大约17000件中国瓷器和7000件日本瓷器。此外,他还命令梅森在其管辖范围内建立一个瓷器工厂,以开发和模仿中国瓷器。从那时起,梅森开始了瓷器烧制的历史。长期以来,梅森瓷器以其卓越的烧制质量而闻名于欧洲。后来,它成为世界上非常著名的瓷器品牌。

伊玛里是日本九州的一个港口。17世纪后的日本瓷器主要产于附近的鱼台。事实上,代表日本瓷器起源和发展足迹的最重要的产品是耀达烧。日本鲁文元年(1592年,明朝万历年间第20年),日军入侵朝鲜丰臣秀吉,带回熟悉制瓷的朝鲜陶工,并在日本九州法苑前酿造制瓷。大约在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日本烧真正的瓷器。1616年,朝鲜李申平在右田泉山发现了一个瓷土矿。此后,优天瓷器不断发展创新,成为日本瓷器的代表。然而,由于地区与海外贸易的关系,佐贺县的港口城镇伊玛里(Imari)享有长期声誉,全世界都知道伊玛里,而知道农田和焚烧农田的人相对较少。然而,就地理位置而言,这实际上是相当合理的。伊玛里现在是一座城市和一个古老的贸易港口。虽然Ota是城镇,但后者归前者管辖。因此,把17世纪以来在田野里制造的瓷器统称为伊玛里瓷器是合理的。

景德镇与梅森和伊玛目的关系是以瓷器为基础的。没有瓷器,这三个地方就不可能有密切的关系。三者关系的形成,自然离不开中国瓷器及其工艺向东方的传播和中日贸易陶瓷向西方的跨洋销售。15世纪末,中国瓷器通过间接贸易销往欧洲。从17世纪开始,直接频繁的交流逐渐发生,大量产品不断出口到欧洲大陆。与此同时,欧洲硬质瓷器在德国诞生。

1993年,我在日本玉田九州陶瓷文化中心工作并参观了近2个月,初步了解了玉田和伊万里瓷器及其海外贸易历史。像中国瓷器一样,伊玛里瓷器在未来大量销往欧洲,并在中国国内政局不稳、禁海政策实施期间取代了中国的贸易瓷器出口。当然,因为窑业的规模和总贸易量相对较小,所以无法与中国瓷器生产和出口的规模相提并论。然而,在一定的历史阶段,伊玛里瓷器和中国瓷器不同程度地进入了欧洲市场,这在当时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景德镇和伊玛目之间的陶瓷文化交流源远流长。明末景德镇的瓷器销往日本,如《顾然赋》、《南京赤土》,为当地的瓷窑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典范,当地最早的仿瓷是景德镇瓷器。当然,玉田和德国梅森也有着相同的传统陶瓷文化基础,有着深刻的交流。在制瓷和贸易的历史上,这两个地方的文化明显地融合在一起。我们早就知道吉田和梅森有着良好的关系。1979年,这两个城市成为姐妹城市。Youtian上有一个陶瓷公园。主楼与德累斯顿茨温格宫的风格几乎相同。1995年,上海博物馆应邀在玉田陶瓷园举办“上海博物馆收藏中国陶瓷展”。展览就在这座大楼里。作者负责此次展览,亲眼目睹并品尝了这座欧式建筑。2015年,我参观了德累斯顿的茨温格宫,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前者是一个“复制品”,而后者是模仿者。

17世纪卖给欧洲的中国瓷器对梅森奥古斯都(Mei Sen. Augustus)的窑业和产品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18世纪后,梅森继续发展和模仿中国陶瓷。奥古斯都二世留下了不少于35,798件瓷器,其中大约一半是在他位于梅森的瓷器厂生产的,其余的来自中国和日本(都以“东印度瓷器”的名义载入他的皇家书籍)。

当然,事实上,与梅森有关的中国古代瓷器的起源并不仅限于景德镇。其他地区的瓷窑和贸易产品也对梅森瓷业产生了影响。梅森的瓷厂最初仔细仿制中国瓷器时,并不全是景德镇的产品。

景德镇、梅森和伊玛里的瓷器风格

从明朝万历三十年(1602年)到清朝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的80年间,约有1010万件中国瓷器通过荷兰东印度公司销往欧洲,约有190万件日本瓷器销往欧洲。当然,这些出口的瓷器产品几乎覆盖了整个欧洲甚至美洲,但从奥古斯都单独收集的遗物来看,目前德累斯顿宫有7400件中国瓷器产品,约2000件日本瓷器产品。

2015年,作者率领上海博物馆访问团访问了德国、法国和日本。在德国,他去了前皇宫德累斯顿陶瓷博物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我们看到了大量景德镇和伊玛里瓷器,以及大量梅森本地制造的瓷器。除了一些带有外国元素的产品,如中国和日本,大多数本地产品都充满了丰富的欧洲和西方风格。

梅森的许多仿瓷是中国的贸易瓷器,包括景德镇青花瓷和明清彩瓷,产品质量优异。然而,青花瓷的釉色明显不同。有些人刻意追求中国瓷器的魅力,强调模仿,而许多人只吸收烧制技术。梅森的许多仿青花瓷都有一种相对优雅的颜色。相比之下,梅森产品的釉料颜色更白更亮,而景德镇的产品大多是白色、中绿色。上海博物馆有两个青花油醋瓶供康熙晚期景德镇出口。它们是根据传统的中国技术绘制的,风格完全是欧洲风格。这种瓶子虽然模仿欧洲风格,但通过蓝白、装饰和器皿特征,完全可以看出是中国产品。梅森的蓝白油瓶和醋瓶清楚地展示了它们的欧洲风格。梅森陶瓷博物馆提供并在上海历史博物馆展出的青花花盘是在1775年烧制的。图案设计得很好,制作得很漂亮。这是早期梅森青花瓷的典型产品。由此可见,在西方造型和图案的结合下,梅森蓝白与中国蓝白完全不同。像景德镇的青花瓷一样,随着时代的变化,风格也在变化。与18世纪初至18世纪中期的产品相比,19世纪中期至20世纪初的一些青花制品发生了变化。然而,传统风格仍然存在。青花瓷器颜色和烧制质量稳定。

在中国古代陶瓷研究领域,经常会出现一些学术争议。瓷器装饰的起源会引起长期的争论。例如,莲花的起源长期以来一直吸引着研究者的注意。在18世纪的梅森青花瓷中,有一种优雅精致的“青葱”(日本学者称之为“玉葱图案”),它历史悠久,特色鲜明,至今仍在使用。该图案由雏菊、竹叶和草叶组成,是梅森瓷器的典型装饰。1993年,当我在日本的农田里时,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德国梅森产品在展出,它在18世纪中期开始流行。在这次展览中,德国杜塞尔多夫黑天陶瓷博物馆收藏的一套19世纪梅森青花咖啡具画了一个“蓝洋葱”图案。

有许多种彩色瓷器。梅森仿制的景德镇彩瓷可以说是非常棒的。与中国瓷器相比,它在色调上感觉更华丽。即使它模仿一些经典产品,它也不逊色。然而,由于中国工匠不同的绘画方法,梅森彩瓷的画面和设计与中国风格大相径庭。在中国人眼里,许多器具的“外国味道”更强烈。例如,景德镇、伊玛里和梅森(包括荷兰和英国的陶窑产品)的人物画既相似又不同。例如,清代景德镇彩瓷中出现的司马光打碎圆筒的故事和一位妇女手持雨伞的照片,在伊玛里、梅森甚至其他欧洲国家的窑中的陶器制品中也出现过,但数字不同。画家习惯于以自己的种族为原型,在不同的地方呈现不同的审美风格。景德镇和伊玛里仍然有相似的风格,但是西方人的画是不同的,看起来有点滑稽。这次,藏在德国杜塞尔多夫黑天陶瓷博物馆的清代景德镇彩绘贸易瓷盘,描绘了两个撑着伞的女人的形象。当然,梅森模仿烧的一些伊玛瑞瓷器也给人同样的感觉。在这一阶段,梅森仿制并烧制了大量来自伊玛里和卡基蒙的彩瓷,如八角形的盘子和带盖的杯子,据说已经达到了近乎虚假的水平。这一时期对燃烧的模仿显然与奥古斯都的爱情密不可分。

当然,从景德镇进口到欧洲的贸易瓷器中,也有一些产品直接受到梅森瓷器风格的影响。例如,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收藏了一幅雍正家族的玫瑰图,照片中的人物骨骼极其纤细,从1730年到1735年。复杂的花果装璜采用镀金技术,灵感来自德国梅森瓷器。另一面用“红宝石”和同期粉色花朵图案板装饰,正面用花圈花束装饰,模仿梅森的装饰和色彩,黑色和灰色细笔画形成仿雕塑的灰色效果。棕色和金色柔和色调的结合使得整个瓷盘的装饰效果与一般复杂的中国装饰图案大相径庭。这个瓷盘代表了中国出口瓷器的制高点。”

景德镇和伊玛目风格更接近。无论是伊玛瑞对景德镇产品的模仿,还是日本对中国伊玛瑞产品的模仿,许多产品都具有同样的东方风味和韵味。最重要的是青花瓷和一些伊玛里瓷器的釉上彩材料是从中国进口的。如果他们被故意模仿,这两种风格很自然地相互接近。例如,17世纪中叶的伊玛里也模仿明代景德镇永乐宣德的伊斯兰风格青花扁壶的烧制。虽然它的模仿特征可以清楚地看到,但它仍然比西方燃烧的模仿更接近事实。当然,大量的伊玛瑞产品只吸收了中国瓷器的制造技术,部分使用了中国器物的形状和图案。设计和图片更具日本风格。

梅森、德化、宜兴陶瓷

欧洲瓷器的诞生与中国瓷器密切相关。从1世纪到17世纪,成熟的中国瓷器已经生产了至少1500年。17世纪初,欧洲没有真正的瓷器。从那时起,德国梅森第一个开发真正的硬质瓷器。

明末,景德镇窑、漳州窑、德化窑瓷器和宜兴紫泥器皿相继进入欧洲市场,许多产品成为最受欢迎的一流器皿。欧洲人对中国陶瓷的新奇、独创性和异国情调惊叹不已。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他们终于成功了。清康熙四十年(1701年),德国博塔格和另一位科学家厄尔·钦豪斯(Earl Cheenhaus)在奥古斯都收藏的宜兴紫陶基础上,共同开发了一种类似的红色炻器。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他以中国福建省德化窑的白瓷为样本,烧出坚硬的白瓷,这是欧洲最早的白瓷,从此欧洲有了自己的瓷器。值得指出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康熙五十年(1711年),法国传教士昂·特雷科·赖(中文名殷徐红)在江西省获得了许多制瓷的秘密,并且给教会写了第一封信。然而,昂特雷科来并没有完全掌握景德镇制瓷的秘密。在教堂的回信中,“巴黎还通知他,这封信中提供的数据仍然不够详细,法国陶工仍然无法像往常一样制作瓷器。尹徐红不得不重新开始他的旧事业,探索制瓷的秘密,但这一次他的热情大大降低了。在他的第一封信中,他对瓷器和景德镇生活的细节充满了惊讶和好奇。然而,写于1722年的第二封信(发表于1726年)只是一份事实报告,笔触单调乏味,只谈釉料成分和发色效果。”

与传教士在中国的行动和法国的关注相比,德国梅森的发展取得了决定性的成功。过去,欧洲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景德镇、德化窑和许多其他中国瓷器的使用者。现在他们终于成功地烧了自己的瓷器。以德化窑为例,欧洲白瓷的成功试烧对奠定梅森瓷器的基本烧制风格至关重要。他们成功试烧并连续生产的白釉瓷器被称为“白金”,这反映了奥古斯都和开发商对这种瓷器价值的认可。

与景德镇白瓷相比,德化窑白瓷具有大理石般的水晶白色,尤其是瓷器制品,更符合欧洲人的审美情趣。梅森的陶艺家们烧了许多像雕像一样的白瓷产品,质量上乘,身体健美。各种釉下彩和釉上彩的器皿也是精致、华丽和优雅的。

硬质白瓷烧制成功后,梅森瓷器逐渐占领欧洲市场,并带领一些国家的皇家瓷厂生产。作为欧洲最成熟的窑基地,梅森通过几个世纪的持续窑火和稳定的产品质量创造了自己的辉煌历史。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