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凤形耐磨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
时间:2019-11-05 17:31:58

证券代码:002760证券缩写:凤凰股份公告编号。:2019-054

安徽凤兴耐磨材料有限公司关于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公告

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无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2019年9月3日,安徽凤兴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发来的《安徽凤兴耐磨材料有限公司关注函》([关注函〔2019〕332号)。公司认真研究分析了《关注函》中提出的相关问题,现就相关问题答复如下:

意译

在本答复中,除非另有说明,下列缩写具有以下含义:

一、交易计划

(1)请说明公司本次交易计划的背景、终止重组和调整交易计划的原因和合理性,并说明公司在过去12个月内购买相关资产的情况,以及是否有计划或安排结合重组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购买康菲石油剩余股权。

回复:

1.公司交易计划的背景

公司主要从事耐磨材料的生产和销售,产品用于水泥建材、冶金矿山等周期性行业。宏观经济波动将对水泥建材、冶金矿山等行业的发展产生较大影响。随着世界经济复苏放缓、国家对房地产和产能过剩行业监管收紧、产品出口下降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放缓,水泥建材和冶金矿山等周期性行业处于弱势,公司所在地水泥建材等下游行业的繁荣进一步受到影响。此外,耐磨材料行业是一个完全竞争的行业,国内制造商众多,行业集中度低,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公司面临着强大的竞争压力。为了增强公司的综合竞争力,提高其抗风险能力和绩效稳定性,公司近年来一直在寻求转型升级,探索其他具有较大发展空间的行业,从而使公司可持续发展。

目标公司核心竞争力强,是行业技术领先企业。通过这次交易,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将有一定程度的提高,业务构成也将多样化,这将有助于提高公司的整体规模和盈利能力,增强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提高公司的整体价值。详见公司2019年7月27日披露的安徽凤兴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主要资产购买计划第一节“一、交易背景及目的”。

2.终止重组和调整交易方案的原因及合理性

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推进以来,公司与交易对手按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要求,积极讨论重组相关事宜。在公司调整过程中,相信未来儒家科技船舶动力集成领域具有强大的核心竞争力,能够为上市公司的可持续经营提供强有力的支撑。然而,鉴于上市公司原有的耐磨行业正处于初始升温趋势,且这一重大资产重组交易量巨大,因此,为了降低交易及后续运营风险,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对confu technology的实际控制人的业绩起到了一定的制约作用。经交易各方认真研究并达成共识,根据法律、法规和《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等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调整为目标公司51%的股份。同时,被收购股份的评估价值从主要资产收购计划中的4.96亿元调整为4.62亿元。

本次交易计划调整主要是由于以下三个原因:

(1)支付对价从4.96亿元提高到2.3562亿元,可以大大减轻公司的财务压力和财务风险;

(2)从收购100%股权到51%股权,原实际控制人洪晓华仍将保留目标公司49%的股权,这有利于确保目标公司运营的可持续性,降低后续整合的风险;

(3)洪小华向本公司质押目标公司49%的股份,作为所有交易对手履行绩效薪酬承诺的保证,增加了绩效保障措施,降低了后续绩效薪酬的风险。

综上所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终止是公司充分调查、认真研究并与相关方达成共识的结果。它不会构成交易各方违约,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不会对公司的发展战略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也不会对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造成任何损害。

3.公司在过去12个月内收购相关资产的情况,以及是否有计划或安排在未来12个月内收购康菲石油的剩余股权。

公司在过去12个月内没有购买相关资产,目前也没有计划或安排在未来12个月内购买康菲石油剩余股权。

(2)至今,泰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豪集团”)持有公司13.47%的股份,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公开信息显示,泰豪集团是泰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豪科技”)的第二大股东,股票代码为600590。泰豪集团和泰豪科技董事长都是黄代芳。康福科技于2019年4月收购济南集美乐电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美乐电源”)。江西泰豪军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豪军工”)是泰豪科技的子公司。洪晓华,康福科技的实际控制人,1998年至2009年担任泰豪科技副总裁。此外,太浩集团于2018年底为康菲石油公司的2600万元债务提供担保。

1.请公司说明泰豪集团向康福科技提供担保的理由和合理性,洪晓华是否代表他人持有康福科技股份,本次交易是否构成关联交易,以及公司是否认为本次交易不涉及关联交易的依据是否充分。请律师和独立董事检查并发表意见。

回复:

(1)泰豪集团保证康菲石油技术的原因及合理性

根据康菲石油公司提供并经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核实的信息,在过去三年中,泰豪集团为康菲石油公司提供了如下担保:

截至本答复发布之日,在保证期内仍有两项保证。担保的理由和合理性如下:

根据康菲科技提供并经天元律师事务所验证的信息,泰豪集团是泰豪银业分公司的合伙人之一,直接或间接持有泰豪银业分公司28.26%的股份,并控制着泰豪银业分公司。泰豪集团为康福科技提供担保时,其子公司泰豪尹柯持有康福科技1000万股,占康福科技总股本的15.35%,是康福科技的第二大股东。

由于除泰豪银行外,康菲石油的所有股东都是担保能力有限的自然人,其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洪晓华为康菲石油的银行信贷提供了个人连带责任担保,但其信贷和担保金额有限,授信银行要求其他法人实体提供额外担保,因此康菲石油要求其第二大股东的母公司泰豪集团提供担保,以满足其融资需求。另一方面,泰豪集团的子公司泰豪尹柯是康福科技的第二大股东,具有足够的担保能力。泰豪集团在支持康福科技发展、提高自身回报的基础上,应康福科技的要求,为其提供了相应的保障。

根据康菲科技发布的指示,上述由泰豪集团为康菲科技担保的银行授信额度主要用于处理康菲科技日常生产经营所需的银行承兑汇票。康诺科技目前运营正常,其对金融机构的贷款已按期偿还。无不良信用记录,有能力按期偿还银行贷款。上述两项信贷额度到期后,康菲石油公司将计划采取其他方式确保充足的流动性。

经天元律师事务所核实,泰豪银行投资退出康福科技的历史过程如下:泰豪银行投资康福有限公司(康福科技的前身)获得2014年6月24日股东大会批准。泰豪银行在康福有限公司投资2000万元,其中500万元增加注册资本,其余1500万元增加资本公积。2015年6月5日,康福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泰豪尹柯持有康福科技500万股。此后,康菲石油的利润分配每10股增加10股,泰豪银行持有康菲石油1000万股。双方就泰豪银行在康福有限公司/康福科技的投资达成如下协议:

(1)2014年6月24日,康福有限公司与泰豪尹柯签订增资协议,就泰豪尹柯向康福有限公司增资的具体事宜达成一致;(2)2014年6月26日,康福有限公司、洪晓华、太浩尹柯签署《增资协议补充协议》,达成股份回购协议。此后,分别于2017年4月和2018年8月15日,康福科技、洪小华和太浩尹柯分别签署了增资协议的补充协议二和补充协议三,最终确定股份回购条款为:如果康福科技未能在2018年6月30日前实现董事会转换或上市并公开发行股份,洪小华有义务回购太浩尹柯在2018年12月31日前持有的全部或部分康福科技股份。如果康菲石油公司在2018年6月30日前提交了股份转让或上市公开发行的申请材料,上述回购时间可以延长,但最长不超过2年。相关管理部门在2年内终止康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转换或上市申请的,洪晓华应在终止后15个工作日内回购泰豪尹柯持有的股份;回购价格是泰豪银行的投资加上年资本使用费的10%,减去泰豪银行收到的货币股息。

由于康福科技未能在2018年6月30日前实现董事会转制或上市并公开发行股份,泰豪银行将于2019年初进入清算和解散程序,不能继续延期持有康福科技股份,泰豪银行于2018年11月12日向洪晓华发出“回购通知”,要求洪晓华按照双方签署的《增资协议》补充协议三的约定,履行回购泰豪银行持有的全部1000万股康福科技股份的义务。因此,洪晓华和尹柯泰豪分别于2018年11月16日和2019年1月4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根据增资协议补充协议三核算后,以2436万元回购了泰豪尹柯持有的目标公司1000万股股份。经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核实,洪小华于2018年11月25日支付上述股份回购金额2436万元,相应股份于2019年1月22日转让给洪小华。

因此,当康福科技向浦东发展银行南昌分行申请2600万元的授信额度,向招商银行南昌分行申请1000万元的授信额度提供担保时,太浩尹柯是康福科技的第二大股东。当泰豪集团为康福科技向招商银行南昌分行申请1000万元的授信额度提供担保时,泰豪银行部已经向洪小华发出了“回购通知”,要求洪小华履行回购泰豪银行部持有的全部1000万股康福科技股份的义务。但是,截至担保期开始,洪小华回购泰豪银行部持有的康福科技股的义务尚未完成,授信额度和担保是以前授信额度和担保的延续,上述担保事项暂时延期。

(2)洪小华是否代表他人持有康福科技的股权

本公司向洪晓华确认,持有康福科技股份是无可替代的。同时,洪小华于2019年7月26日发出承诺函,承诺“不存在股权置换行为、所有权纠纷或潜在所有权纠纷,也不存在可能影响康福科技合法存在的情况”我持有的康福科技股份实际上是合法拥有的。不存在所有权争议或潜在所有权争议,不存在信托、委托持股或类似安排,不存在禁止转让或限制转让的承诺或安排,不存在质押、冻结、扣押、财产保全或其他权利限制,也不存在影响本交易的诉讼、仲裁或其他形式的争议”。

(3)本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

(一)本次交易前,交易对手未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且不存在《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其他关联方情况。该交易不涉及上市公司向交易对手发行股票,也不涉及上市公司交易对手任命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因此,公司与康菲石油公司之间没有关联关系,此次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

(2)太浩集团、太浩科技、康福科技与洪小华的关系

(一)洪小华曾在泰豪科技工作。2009年,他离开泰豪科技,创立了康福科技的前身。洪小华离职并创立康福科技已经有十年了。基于洪晓华的背景,泰豪集团对康福科技的发展理解并更加乐观。它管理的基金泰豪银行也对其进行了金融投资。但是,由于泰豪银行于2019年初进入清算和解散程序,不能继续延期持有目标公司的股份。为了在泰豪集团收购部分凤兴股份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的情况下,尽快推动凤兴股份的转型升级,实现快速发展,泰豪集团向凤兴股份推荐了康福科技,最终凤兴股份管理层及其实际控制人与目标公司实际控制人洪晓华协商确认交易。截至本回复发布之日,洪小华与泰豪集团无关联。

(二)根据泰豪科技2019年半年度报告,泰豪科技也没有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同方股份持有其19.31%的股份,成为泰豪科技的最大股东;泰豪集团持有其14.84%的股份,成为泰豪科技的第二大股东。董事会共有7名董事,其中同方股份和泰豪集团各提名1名董事。同方股份和泰豪集团都不会合并泰豪科技的财务报表。泰豪科技(TAIHAO Technology)对金美乐电源部的销售调整了其业务布局和军工产品结构,由董事会全体董事审核通过,并履行了必要的审批程序。同时,虽然泰豪集团曾经是康福科技的关联方,但它只通过其控股基金泰豪银行部进行金融投资,不会合并康福科技的财务报表。康福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是洪晓华。

(三)本次交易双方为凤凰股份和洪晓华等49名股东。交易主体为康福科技,由洪晓华控股。由于洪晓华等49名股东不持有本公司股份,因此他们不是上市公司的关联方。同时,由于太浩集团为合伙人之一的太浩尹柯所持股份已于2019年1月22日被洪晓华回购,太浩集团并非本次交易的一方。泰豪集团在此前控股康菲公司期间,并不是康菲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此不属于凤凰股份关联方控制的其他企业。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手和标的均不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规定的关联方,本次交易不属于关联方交易。同时,为了进一步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太浩集团作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在交易提交股东大会审议表决时,经过慎重考虑,自愿退出表决。

独立董事验证意见:太浩集团向康福科技提供担保时,太浩集团的合伙人太浩银科技是康福科技的第二大股东,为太浩集团提供担保是合理的;截至本回复发布之日,洪小华持有的康威科技股份不代表他人存在。该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

田原律师事务所的审验意见:太浩集团向康菲科技提供担保时,太浩集团的合伙企业太浩银科技是康菲科技的第二大股东,为其提供担保是合理的;截至本法律意见发布之日,洪晓华持有的康福科技股并不代表持有人存在。该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

2.对于本次交易,除披露的协议外,公司是否与泰豪集团、康福科技、洪晓华等主体有其他协议或利益安排?请律师检查并发表意见。

回复:

计划调整前,相关方已就公司收购康菲石油51%股权和公司收购康菲石油100%股权签署如下协议:

(1)2019年6月14日,公司与洪晓华签署了合作意向书,双方就此次交易达成了原则性合作意向。

(2)2019年7月26日,公司与所有交易对手签订了《资产购买协议》,约定公司以现金方式购买目标公司100%股权的具体事宜。《资产购买协议》在双方签署后成立,并在满足以下所有条件时生效(最后一个条件满足的日期为生效日期):1)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交易;2)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交易;3)该交易已通过国防科技工业局军事审查。

(3)2019年7月26日,公司与所有交易对手签订了《履约保证补偿协议》,规定所有交易对手承诺康福科技在履约承诺期实现的实际净利润不得低于承诺净利润。如果履约承诺期任何一年到本期结束时实现的累计净利润小于到本期结束时的累计承诺净利润,所有交易对手应补偿凤兴股份。《履约承诺补偿协议》在双方签署后成立,并与《资产购买协议》同时生效。

(4)2019年7月26日,公司与洪小华签订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协议规定洪小华应委托行使与洪小华持有的授权股份相对应的表决权(洪小华本次交易的表决事项除外)、提名建议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建议权,以及凤凰股份的收益权和股份转让权等财产权以外的其他权利。委托期限从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之日起至质押股份质押登记完成之日止,或交易对手将公司实际支付的全部预付款加上同期银行存款利息返还公司之日止(以先到者为准)。《表决权委托协议》自双方签署之日起生效。

(5)2019年7月26日,本公司与洪小华签署了《股份质押协议》,其中规定洪小华将向本公司质押其持有的目标公司股份,为交易公司实现《资产购买协议》项下的权利提供质押担保。 公司将在主债权消灭、质权实现或《资产购买协议》生效之日起十五(15)个工作日内解除质押股份的质押,并完成质押股份的注销登记。 《股份质押协议》自双方签署之日起生效。

根据2019年8月23日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二十次会议决议,公司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调整交易计划,收购康菲石油51%的股权。为此,公司签署了《资产购买协议补充协议》和《履约承诺补偿协议补充协议》,并根据调整后的交易计划达成一致。

根据康福科技和洪小华的承诺和解释,经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核实,除披露的协议外,本公司与泰豪集团、康福科技、洪小华等实体之间没有其他协议或利益安排。

田原律师事务所审验意见:本次交易除康福科技与泰豪集团、康福科技与洪晓华披露的协议外,不存在其他协议或利益安排。

(三)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1.70亿元,本次交易共需支付现金2.36亿元。根据约定,公司应于董事会审议完成本次交易事项之日起30日内支付交易对价的50%,应于标的资产交割日起180日内支